中国甜笋之乡----云南省昌宁县
  世界竹类故乡--边疆鲜笋香又甜
  世界竹类故乡--奇篁秀影甲于滇
  世界竹类故乡--攀援缠绵疑是藤
  世界竹类故乡--高黎贡山竹花艳
  世界竹类故乡--沧江悠悠竹相连
  世界竹类故乡--世界之最数龙竹
  您的当前位置: > 竹书文献
竹产业要在西部大开发中大显身手
发布时间:2007-10-02 21:45:16


竹产业要在西部大开发中大显身手

——关于加快云南省竹产业发展若干问题的思考

 

 

    中央确定实施“西部大开发”,给云南经济发展带来了又一次战略机遇。在这一重要的历史时期,选择什么作为突破口和切入点,才能把保护生态环境和发展地方经济有机结合,实现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这是摆在全省人民面前的首要问题,也是“西部大开发”和“绿色经济强省”建设能否在短期内取得实效的关键。这一问题已引起政府领导、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

    研究和实践证明,竹子以其优良特性和独特优势,能协调人与自然、生存和发展、资源利用和环境保护等多重关系,实现社会、生态、经济三大效益的最佳结合,应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建设“绿色经济强省”中大显身手。

    问题的提出:“十大好处”和“四个有利”


    发展竹子、开发竹产业至少有“10大好处”:

    周期短、见效快  在科学经营情况下,竹子3-5年即可成林开始采笋采竹取得收益见成效,每亩产值最高可达30000-50000元,而其它林木即便是速生树种一般也须10-2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采伐。因此竹子是“退耕还林”中最好的树种选择;

    投资小、受益长  竹子一次造林后可年年抽笋、岁岁长竹、连年收获,受益期可达50-60年,而其它林木造林成材采伐后须重新种植,实际受益期只有1年,因此相对于受益而言,竹子造林投资极小;

    庞根错节、保持水土  竹子萌发力强并具有庞大的根茎系统,具有较强的保持水土和生态防护功能。例如,树冠对降水的截留量、树干汇流两项指标,毛竹比杉木分别高6%-11%6%-26%,有效减少水土流失;

    以竹代木、节约木材  竹材的物理力学性能(如抗弯、抗压强度、硬度、耐磨度等)都优于木材,其纤维较长,长宽比大,因此无论加工成各种建材或用作造纸原料,其性能都优于木材。“以竹代木”、节约木材是实施“天保工程”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随处种植、不争农地  竹子特别适于在田边地角、屋前屋后、堤岸旁边、沟坎塌方案种植,不与农业争地,若提倡“退耕种竹”,能充分发挥竹子的优越性;

    生长山区、致富农户  竹子多分布在山区农村,广大群众都有种竹用竹的传统和习惯,积极推广科技并加以正确引导和充分开拓市场,可有效改变“捧着金饭碗研讨饭”的局面,使竹产区1200万人脱贫致富,有利于加快“扶贫攻坚”目标的实现;

    形态优美、美化生活  竹子外形优美、姿态各异,是优秀的园林园艺观赏植物,宋代文豪苏东坡就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之说。在城镇和乡村广泛植竹建成观赏竹林、在公路沿线提倡植竹建成风景竹林,既可美化生活环境,又可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

    笋材用途广、经济价值高  竹子用途有成千上万种,与人民生产生活中衣、食、住、行、用关系密切;科技的发展又不断开拓现代工业化利用领域,使其价值倍增。集约化经营的人工竹林,每亩年产值可高达3-5万元,在“绿色经济”建设中大有文章可作;

    产品多元化、市场风险小  与其它经济林木或农作物相比,竹子可加工开发各种各样的笋材产品,采收时间可塑性大,以灵活多样的调节机制和产品结构适应多变的市场,投资风险较小;

    文化内涵深、旅游潜力大  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和较高的审美价值及旅游开发价值,是竹子与其它一般树木相比的又一大特点。从某种意义上讲云南民族文化就是竹文化。因此,民族竹文化是我省建成“旅游大省”进程中尚待开发的一项宝贵资源。


 

    综上所述,竹产业开发在“西部大开发”中突出的表现为“4个有利”:

    有利于实施“退耕还林”和保护天然林;

    有利于实现“扶贫攻坚”和山区综合开发;

    有利于建成“绿色经济”新的增长点;

    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和美化生活环境。

    问题的分析:“一个对比”和“四个差距”


    我省竹产业已走过了“资源调查”和“可行性研究”阶段,应及时推进到“产业化开发”阶段。但在我国新兴竹产业飞速发展、成为南方山区经济建设和群众脱贫致富支柱产业的今天,我省竹产业开发长期以来相对滞后,优越的开发条件和落后的开发水平形成鲜明对比。

    与省外竹产区相比,我们还存在“4个差距”——

    横向对比的差距

    省外竹产区行动较早、措施得力、政策配套、成效显著。如浙江省省政府1989年就把竹产业作为“五年消灭荒山、十年绿化浙江”的重要组成部分、1993年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进一步明确竹子的地位、作用和发展方向,1994年提出了“三个一百万亩”的竹业发展规划,把发展竹业作为调整林种树种结构,建设现代林业产业体系和振兴山区经济的突破口来抓,省地县各级政府和林业部门领导都牵头建立示范样板林等,现在竹产业年产值已近50多亿元,其中安吉县就达20多亿元。

福建省委、省政府把竹业作为培育农村新的经济增长点,继1994年省政府发出《关于大力发展竹业经济的通知》后,1995年又召开了全省竹业工作会议,每年立项研究竹类科研项目30余项,建立示范林20多万亩,举办各种培训班2800多期,受训人数达20多万人次。建瓯市把竹业开发列为山区开发的“主体工程”、农村致富的“小康工程”和再振林业雄风的“振兴工程”。市委、市政府先后制定了五个大力发展竹业的《决定》,从政策上、领导上、组织上、科技上和资金上给予了充分保证。经过努力,现全市竹业竹产值达10个亿以上。

    江西省1993年以来把毛竹低改列入省政府工作目标责任状的重要内容,每年实行考核。1996年省政府又把建设毛竹丰产林基地列为在山上再造一个江西的“再造工程”的重要内容,制定优惠政策,着力推进竹产业的发展。

    思想认识的差距

    我省木材资源相对比较丰富,人们的眼光还没有放到竹材开发上,原来一直抱着“大木头主义”,对竹子的优良特性、开发前景和优势一直缺乏足够的认识。我省在80年代发展“三松一杉”,90年代发展干果,21世纪发展什么?在这方面,红河州的金平县、思茅地区的普洱县、德宏州的陇川县、丽江市的华坪县、玉溪市的新平县等许多基层林业部门还更具有超前认识,竹产业工作抓得有声有色。

    政策措施的差距

    由于竹产业在我省起步较晚,作为工业化利用尚属新的项目,缺乏必要的技术、经验和开发资本的原始积累,如果没有政府的正确引导和宏观指导、没有强有力的和切实有效的政策措施的推动,难以在较短时间内取得成效。

    科技普及的差距

    我省地处边疆、科学技术落后,对竹产业开发宣传不够、科技推广不力,大量的先进成果在生产中的应用推广还远远不够,形成了“科技领先、生产盲目”的怪现象。

    例如1993-1995年短短两三年间,云南有关地区先后建立8家竹地板生产企业,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在投产数月后便停产,其最直接的后果是造成人们对竹子开发可行性的怀疑。实际上,竹地板系列产品开发确属较好的项目,出现问题的原因并不在竹子本身。这些本来可以避免的弯路没能避免,问题在于有关部门听信台湾某竹木工机械厂家包技术、包销产品的鼓动,在缺乏对技术和市场的充分了解和准备,也未与竹子研究的权威部门取得联系和咨询的情况下,投入巨资购置成套设备、大兴土木建盖崭新厂房。由于资源和技术均不配套,上马后造成了非常被动的局面。


    对策和措施:“三个抓好”和“五个结合”


    发展竹子有“十大好处”,云南应把竹子作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先导工程来抓、把竹子作为建设“绿色经济强省”和实施“退耕还林”保护天然林的大文章来作,把竹子作为“扶贫攻坚”和山区综合开发的重头戏推上经济建设大舞台。

    抓好5个结合

    要把发展竹产业与实施“西部大开发”和产业结构的战略调整紧密结合,把竹产业纳入农业产业化示范、林业、水利、环保、小流域治理和生态建设的项目规划,优先给予政策和资金保障;

    要把发展竹产业与生物资源创新工程和建设“绿色经济强省”规划紧密结合,把现有项目投资尽可能部分调整到潜力更大风险更小的竹产业开发项目上来,切实组织实施,抓出特色早见成效;

    要把发展竹产业与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落实退耕还林还草、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紧密结合,把竹子作为退耕还林的主要树种之一,提倡“退耕种竹”;

    要把发展竹产业与加快“扶贫攻坚”步伐,推动山区农村脱贫致富紧密结合,在适宜的贫困山区建立示范竹林基地和加工开发基地,并加大宣传和技术推广,引导农户广种竹子“以竹致富”;

要把发展竹产业与建设“旅游大省”和“民族文化大省”紧密结合,突出热带竹林景观和种质资源多样性特色,规划开辟竹文化、竹园艺、竹食品、竹建筑、竹景观旅游区和旅游线路,并注意发掘和保护少数民族竹文化。

    抓好科技兴竹

    要切实促进科研和生产相结合、技术与经济相结合、开发与市场相结合,加快竹类科技成果产业化。在我省竹类科研方面,省科委近十年来给予了充分的重视和支持,为我省竹产业大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技术基础。要充分发挥西南林学院的竹子科技优势,给予一定的资金投入,建成我省竹产业技术的科学研究、人才培养、技术培训和推广基地,举办研究生和本专科教育,培养各种层次的竹产业技术人才。另外,要大量举办各种形式的短期培训班,大力培训基层技术人员;要编印通俗易懂的竹子科普读物,向广大竹农推广竹产业实用技术,把竹业科学技术真正普及到千家万户。

    实施“科技兴竹”还必须组织研制开发新产品,既要研制提高竹材利用率、适于工业化生产的高新技术产品,也要研制适于广大山区农户家庭作坊式生产的“小产品”。

    抓好示范工程

应切实加强发掘和推广具有云南特色的优良经济竹种,如特大型工业用材竹种巨龙竹、烧制竹筒饭的特色优良竹种香糯竹等。省计委已将“大型丛生竹产业化”列入了“云南省高新技术产业化项目指南”,该项目的实施应成为我省竹产业综合开发的示范工程,建成高度集约化经营的示范样板。

由于竹产品开发具有多元化特征,项目可采用由云南省竹藤产业协会牵头组织具备条件的单位和企业组成“云南省竹产业联合会”,由其成员单位分别独立承担分项目,并以西南林学院竹类研究所作为龙头提供技术依托,建立科技支撑体系,尽快论证并组织实施。“竹产联”应分担一部分政府职能,如制定我省竹产业的技术规程和行业标准,负责竹产业开发项目的可行性论证和规划等,引导竹产业逐步实现“四统四化”——

即在先进科技和市场引导下,促进云南目前较为分散和单薄的竹制品企业进行横向联合,形成产业优势,逐步达到“统一技术规程、统一质量标准、统一产业形象、统一开拓市场”的目标,努力实现“基地建设集约化、加工生产规模化、经营管理科学化、市场营销国际化。”


(本文作于200510月)

作者简介:

辉朝茂 博士/教授,男,汉族,1962生,云南省昌宁县人。1984年毕业于西南林学院林业专业;1985年考入西南林学院攻读竹类研究专业研究生,1987年毕业获硕士学位;2002年获清华大学环境工博士学位。现为西南林学院教授、竹类研究所副所长、硕士生导师;西南地区生物多样性保育国家林业局重点实验室首席科学家;云南省竹藤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云南竹藤产业研究发展中心首席科学家;云南省林业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云南省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委员兼竹藤专业组组长;国家林业局“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云南省中青年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后备人才。长期从事竹类科学研究,主持或参加科研和生产项目数十项,已完成的有17项成果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或国家发明专利。主编出版学术专著8部,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总篇幅200余万字。